专业律师

林长宇律师,执业证号:13101201010601957。中华律师协会会员,现为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律师。执业以来一直致力于房地产法、建筑工程法、经济商事法等民商法领域的研究及实践,擅长:房地产纠纷、建筑工程纠纷、经济纠纷、合同纠纷、公司法律顾问。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林长宇
  • 手机:13761395638
  • Q Q:690548296
  • 邮箱:690548296@qq.com
  • 律所: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上海市裕通路100号(恒丰路500号)宝矿洲际商务中心16楼
房产纠纷 首页 > 房产纠纷

女子不堪家暴和儿女杀夫抛尸 公婆写信求轻判

几名晨练的村民,发现河里漂着一具男尸,尸体上绑着铁链和磨盘……  这不是惊悚影片的桥段,而是2015年6月1日发生在徐州丰县的真实一幕。  人命关天,警方随即展开调查,却惊讶地发现,遇害男子居然是被妻子联合一双儿女和另一名亲友杀害抛尸的。昨天,丰县法院公布了这起血案的具体案情。比妻子杀夫更让人意外的是:案件真相大白后,警方突然收到了两封求情信,一封是村委会提供的村民联名求情信,一封居然来自死者侯某的父母。这两封信都在替凶手求情,并历数死者的种种不是。  最终,这场悲剧的一切都指向两个词:出轨、家暴。  清晨河里漂男尸 身上捆着磨盘铁链  2015年6月1日,徐州丰县境内一条河边,几名晨练者像往常一样锻炼身体。突然,其中一位晨练者看到河面漂浮着不明物体,看起来像是一个人。随后,他招呼一起锻炼的老伴靠近观察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了一跳:漂在水上的竟然是一具尸体,并已开始腐烂。  接到报警后,丰县警方迅速赶到现场,并组织打捞尸体。尸体被打捞上岸后,民警发现上面捆绑着磨盘、铁链等物品。  警方迅速对尸源进行调查,几经周折,最终根据指纹确定了尸体的身份,即家住丰县大沙河镇的中年男子侯某。  行凶者居然是  死者的妻子和儿女  人命关天,案情重大,警方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。  办案民警到死者侯某位于丰县大沙河镇的家中询问时,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侯某失踪后,家属并没有报警寻找。  很快,民警又获得了重要线索,根据路面监控显示,购买磨盘的,正是侯某的女儿和妻子的侄女婿张某。  不出所料,侯某的妻子孙某很快就交代了犯罪事实。侯某居然是她伙同儿女及张某等人联合杀害并抛尸。  死者父母和邻居,为何都写求情信?  案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时,丰县警方收到了两封信。一封是由当地村委会提供,上面有当地数十名村民的手印,另一封则是死者侯某的父母所写。两封信件的内容,无一例外都是为4名嫌疑人求情。即便是侯某父母,也是在历数死者的不是,请求对孙某等四人从轻处罚。  丈夫已有20年家暴史  20多年前,孙某经媒人介绍认识了侯某。随后组成了家庭,并先后生下了一女一子。婚后,侯某暴躁易怒的性格逐渐暴露,平时动辄对孙某打骂,就连对一双儿女也不放过,整个家庭笼罩在阴影中。不仅如此,侯某的坏脾气也是远近皆知,平时屡屡与亲戚、邻居、工友发生摩擦,就连侯某的父母和姐姐,也遭受过他的暴力行为。  胆小懦弱的孙某,一直选择忍耐,她把重心都放在一双儿女身上,并寄希望于侯某能够慢慢变好。然而,侯某的家暴行径并没有收敛,有时实在扛不住了,孙某只能向村委会、邻居、亲友求助,村委会和村民证实,他们都多次上门调解、劝解,侯某每次要么保证,要么应付几声。  孙某曾经多次下决心离婚,可是每当提出这个要求时,侯某要么苦苦哀求并作出各种保证,要么就索性拳脚相加、言语威胁。随着儿女慢慢长大,孙某只盼着孩子成家立业,便再无牵挂。  他和女工友关系暧昧  孙某20来年的隐忍,终于在2015年5月28日爆发。  当天早上,丈夫侯某的手机铃声响起,孙某拿起来接听,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,威胁要教训侯某。孙某听出了是谁,她挂了电话,把事情告诉侯某。  原来,在2015年初,孙某发现侯某手机上有一个频繁联系的陌生号码,再三追问之下,得知是侯某曾经在厂里认识的女工友,最近碰见后恢复了联系。凭借女人的直觉,孙某产生了怀疑,并曾打电话给该女子,女子解释说二人只是普通朋友。  侯某得知孙某偷偷打电话的事后,经常以此事为由对孙某拳脚相加。其间,女子的哥哥曾因此事找到侯某交涉,而这次打电话来的,正是女子的哥哥。  就在侯某准备责打孙某时,家门外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和男子叫骂声。孙某担心出意外,拦住了侯某并打电话报警。经过调解,双方都消了气。此时孙某意外得知,侯某不仅与女性工友关系暧昧,而且该女子最近刚刚离了婚。  一切已不可挽回……  “教训”完丈夫怕报复,她和儿女下杀手  2015年5月28日当天中午,侯某从派出所回家后喝了不少酒,他一边打骂孙某,一边嚷着要拿走所有财产离家。受不住侯某的拳脚,孙某只得打电话给女儿,让孩子把家里的存款取出来。  孙某不仅仅说了取钱的事,她还要求孩子去找几个人,“教训”一下丈夫。没多久,女儿和儿子回到家,一同前来的还有孙某的侄女婿张某和另外3名男子。按照孙某的指示,4名男子殴打了已经醉酒的侯某。孙某上前质问侯某,侯某害怕再次被打不敢回话。越说越气的孙某,用枕头使劲捂侯某的脸。侯某很快处于半昏迷状态。孙某突然想到,如果侯某醒来,肯定不会放过她和孩子。一个念头闪了出来,她对侯某起了杀心,侄女婿张某小心询问,是否真想“弄死”侯某,并“建议”用塑料垃圾袋。  眼看真要闹出人命,张某叫来的3个朋友找了借口,立即离开了现场。  命案像疾驰的列车,已经无法阻止。孙某拿来塑料垃圾袋交给张某,让儿子在外放风,自己则和女儿按住了侯某的身体。塑料袋挡在侯某和空气之间,脚蹬了几下之后,他窒息身亡。当晚,孙某的女儿和张某一起,在侯某的尸体上绑上铁链和磨盘,然后开车将尸体抛到河里。  妻子被判7年,儿女分别获刑两三年  孙某的境遇令人同情,法院在征求民意的过程中,听到了很多同情和叹息的声音。法院审理后认为,被告人孙某等人故意杀人,致一人死亡,情节较轻,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,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被害人侯某对被告人孙某等人长期实施家庭暴力,对孙某等人的精神健康造成了重大的损害,对本案发生有明显过错和直接责任。  孙某在激愤、恐惧状态下,为防再遭受家庭暴力,而伙同他人将侯某杀死,犯罪情节不是特别恶劣,手段也并非特别残忍,根据两高两部《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》的有关规定,应认定为情节较轻。其一双儿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系从犯,依法可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。  根据具体情节,法院一审判处孙某有期徒刑七年,并处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其女儿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儿子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。张某因另犯盗窃罪,数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四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,剥夺政治权利二年。张某叫来的3人,均获相应刑罚。(记者 马志亚 通讯员 丰法宣)  延伸阅读  难忍家暴杀夫,全国已有多次轻判  2009年,淮安籍女子陈某难忍十几年家庭暴力,在扬州暂住地将丈夫勒死后自首。死者的姐姐、堂兄等亲属及邻居当庭为陈某求情,希望法院从轻处罚。最终,陈某犯故意杀人罪,被扬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,剥夺政治权利1年。对杀人罪如此“从轻”量刑,当时在扬州属于第一次。  无独有偶,据广州日报报道,2012年11月3日,经常家暴的广州番禺市民冯某醉醺醺地回到家中,对正在玩电脑的儿子破口大骂,并殴打了妻子阿喜,并说“我要把你们都杀掉”。处于莫大恐惧中的阿喜等冯某躺下快睡着时,拿了几段电线,绑住了丈夫,用鱼丝将其勒死。  庭审中,检方出示了一份被害人家属出具的谅解书。冯某家属表示放弃对阿喜的民事赔偿诉讼,同时请求法庭对其从轻处罚,让她早日出来照顾孩子。阿喜的妹妹说,案发后村里很多人联名请愿,希望法院对阿喜从轻判罚。广州市中院审理认为,阿喜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信扫一扫Close
the qr code